日博亚洲

四季姥姥
发表时间:2019-02-18 16:3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张玉庭  点击:

——老鼠嫁女


老鼠也会嫁女儿,姥姥说的。

老鼠何日嫁女?姥姥说,是正月二十五。

姥姥是这么说的:从前有过一个特有本事的老人,曾从老鹰的爪子下救出过一只小老鼠,还把它变成了一个好看的小女孩儿。

这小女孩儿后来长大了,挺娇气,挺漂亮,发誓要嫁个最有权势的对象,她一开始以为太阳最有权势,不料太阳说,云能遮住我;她就去找云,不料云说,风能吹散我;她就去找风,不料风说,墙能挡住我;她就又去找墙,不料墙说,老鼠能在我身上打洞;她十分惊奇,就请求老人再把它变成老鼠,并在正月二十五这天嫁了过去。

而且,也就为了这个,民间才有了个规矩,正月二十五晚上一律不点灯,那意思是,让老鼠嫁女的仪仗队能够平平安安地顺利经过。

“那--它们用什么做花轿?”我问。

“小女孩儿穿的鞋!越漂亮的越好!”姥姥回答。

于是我笑了,花似的。

还真的在正月二十五的晚上十分认真地听,盼望着能听到老鼠嫁女的锁呐声和鞭炮声,可是直到今天我也没听到。

后来我就长大了,而且终于明白了——那是姥姥在哄我!

而且我猜了,姥姥的姥姥们也肯定这么绘声绘色地哄过姥姥……


——邮票故事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邮票是最神奇的。

 

为什么?因为姥姥常给我讲邮票上的故事。

比如,有一次,姥姥曾拿出一枚外国邮票,指着票面上那个穿着绿衣的吹笛人,给我讲了一个迷人的故事。

她说:“这是个会吹魔笛的人,他那神奇的笛声能使一切人入迷。

一次,这个城市老鼠成灾,居民们就恳求他用神奇的笛声治一治老鼠,还答应事成后给他一大笔钱。

绿衣人答应了,就吹起了笛子,果然,随着美妙的笛声,成群结队的老鼠全随着他的笛声跳起了舞,还随着笛声一起往河边走,直到淹死在河水之中。

可是,这个城市的人们并没有感谢绿衣人,更没有给他钱。

绿衣人生气了,就又一次吹起魔笛,在悠扬的笛声中,孩子们全入了迷,还跟着他向前走,一直走进了一个山洞,也就在这时,那山洞的洞口突然关死了。

人们后悔了,而且打这起,这个城市就有了一条法律:绝不准许任何人吹笛子。

我于是听得极入迷——每当放学回家总要缠着姥姥,请她再给我讲邮票上的故事……

记得有一次,姥姥回老家了,我想姥姥,就哭,哭得特别伤心,非要让妈妈“赔”我一个“姥姥”,妈妈就哄我说:“别哭!妈妈这就写信让姥姥回来!”

我问:“信长着腿吗?它会不会跑?”

妈妈说:“会!因为信上面贴着邮票!”

我听了,明亮的大眼睛立刻笑成了弯弯的小月牙儿,还手舞足蹈地喊出了声:“那——把我也寄走吧!快!在我的头顶上,也贴上一张邮票!”

妈妈笑了,笑得挺甜,自然,当姥姥重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也就又听到了那些邮票上的迷人的故事。

啊!邮票!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它就是盛开的花。


——银河故事

在晴朗的夏夜仰望银河,的确是件挺有诗意的事。

你看那银河,静静的,悄悄的,不见波光闪闪,却见星光点点,不像河,却挺像一首叫做宁静的诗。

当然了,每当这时,我也就会想起小时候姥姥的话:“地上有一个人,天上就有一颗星。只要找,说准能找到你自已。”

“真的?那我是哪一颗?”有一次,我悠然神往地问了一句,姥姥立刻回答:“哪颗最亮,哪颗就是你!”

我听了,也就立刻认真地找,就这么找啊找,一直找到了今天。

自然,我没找到,但也挺坦然,因为,上了中学的我毕竟懂事多了,也能给姥姥讲故事了。于是有那么一天,我果然指着天上的银河给姥姥讲起了古希腊的神话。

我说:“有一次,主神宙斯瞒着妻子赫拉,与一个人间女子相爱,并生了个男孩儿叫赫拉克勒斯,赫拉发现了这件事,挺气,一心害死孩子,就派了两条蛇钻进孩子的摇篮,不料孩子劲大,居然伸出小手把两条蛇活活掐死了,赫拉大怒,立刻从天而降抱走了孩子,想让孩子吃不上奶,更不料饥饿的孩子在她的怀里挣扎起来,还使劲吃起她的奶水,她更气,就一把把孩子推开,孩子使劲一吸,她的奶水也就刷地一下子流过了夜空——这就是银河!”

姥姥听到这,感慨万千地点了点头,还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是在心疼那个叫做赫拉克勒斯的孩子……

尤其令人难忘的是,自打我讲了这个故事,姥姥就特别服我,还到处夸我,说她只会讲她的姥姥讲过的老故事,而我却会讲许多迷人的新故事。

我挺感激姥姥的这个评价,就经常给姥姥讲故事——天!星光下的那些故事真晶莹,听我讲故事的姥姥居然比小时侯的我更认真……

瞧!这就是我的夏夜——天上的星星亮闪闪的,身边的晚风凉溲溲的,自然,我特别高兴——因为,我的确长大了,也能给白发苍苍的姥姥讲故事了!

      

——石榴故事

秋天了。该是吃石榴的时候了。

于是想起了儿时的事,也是秋天,也是吃石榴的时侯,姥姥曾手捧石榴,给我讲过一个关于石榴的挺凄凉的故事:

古希腊传说中有个农神,农神有个美丽的女儿。一天,这美丽的女孩儿正在大地上采摘鲜花,突然地底下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把她抢走了。

原来,这是冥神干的——冥神就是阎王爷——冥神迷上了她的美貌,是要把她抢走做妻子的。

而失去女儿的农神无法走进冥界,从此痛不欲生,自然无心管理农业,致使田园荒芜一片凄凉。

主神宙斯发现了这件事,勃然大怒,便严令冥神立即送还农神之女,不料那女孩儿吃过阴间的一颗石榴,已经不可能完完全全地回到人间了,每年只能有一半时间回人间与妈妈相聚——她返回人间时,母女高兴无比,大地为之百花盛开,这就是春天;母女分别时,大地上则百花雕零,满目萧条,这就是秋天。

再说那石榴,知道是因为自已的过错才使得一对母女不能永久相聚,挺难过,于是‘叭’地一声响,它的心立刻裂了开来——不信你细看,秋天石榴成熟的时侯,那石榴的确是炸开了口的。

我捧起石榴看,果然。

我就哭,为那不幸的母女哭,为那懂事的石榴哭。

自然,我没舍得吃那石榴,我把它放在了枕头边,盼望着做一个梦,一个母女永远相依的梦……

瞧!这就是我小时侯的事。挺美丽。挺纯净。

那么,后来呢?后来我长大了,每年都毫不犹豫地吃着石榴。

我不再为石榴悲哀,自然,这也意味着我的悲哀——

因为,儿时的真情,已经不在了。

它把我扔了!它不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