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亚洲

年越来越近
发表时间:2019-02-18 10:21   来源: 三都文化   作者:王国斌  点击:

进入腊月二十,大街上车水马龙,汽车、电动车、三轮车、自行车形成的嘈杂的鸣笛声喊叫声好不热闹。

这时走在街上觉得身轻如燕,健步如飞,心情也明朗很多。路上人流也明显多于往日,看!


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手拎大包小包,有说有笑,穿梭于各个店铺商场。做生意的早已买好摊位,把各式货物摆放的整整齐齐,吆喝着,忙碌着。

还有各个单位的人儿,跑前跑后,在自家门口精心设计着百变灯展造型,好像要把所有的希望全寄托于此。

娃娃们更别说了,早已啪啪啪地甩起了响炮,好像要把沉闷一冬的大地炸开一样……。这一切都告诉我们,年,正踏着豪迈的步伐向我们走来!

年,萌芽于先秦时期,形成于汉武帝时代,从公元前104年《太初历》的颁出以来,使得年节习俗最终定型。年作为中国传统的节日,代代相传,延续至今。


年越来越近,心却越来越慌。

慌的是每每从新年开始的那刻起,我们就信心百倍,勾划出许多美好的前景,却每每在年末结尾的这几天感觉似乎一年又这样悄无声息的从指缝间流走了。不禁让人发出时光易逝人易老的慨叹!

这时候,我就喜欢走在各色霓虹簇拥的宁静街道,感受年的那份温馨与幸福,感受弥散在空气中的那种吉祥喜庆的味道,感受年的那种特有情怀……。

渐渐的我发现,随着年轮的增长与世事的变迁,根深蒂固的儿时年味不时萦绕身边,令我回味无穷,意犹未尽!


记得小时候,快到过年时,每天都扳扳手指,掐着算着盼着年快一点到来。

腊月二十三,传统中的小年,这一天杀鸡割肉磕头点炮吃面,祭灶神,保佑家里日子红红火火,也就是保证衣食有余。


过了二十三,家家户户就开始陆陆续续忙起来了,大扫除,置年货,蒸馒头,杀猪宰羊,买鸡买鱼,出豆腐,炸丸子,写春联……。

反正每天基本都有事可干,当然我也不例外。记得大人在炸蜜食散子时,我也会偷偷的拿一小团面,学着她们的样子先把面搓成细条,然后交叉扭好,往起来一吊,任其自由旋转而后成形,刚开始弄不好,我就把面团捏成小动物玩,可想想还是要学会,就继续反复练习,直到最后把面团都练的变成了黑色,总算学会了,得到了家人的夸奖,格外高兴。

蒸馒头蒸闷子时我就专门做馒头里的花花,那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了。


还有写春联,那时候村里的人都买好红纸,拿到我家,让二哥写对联,因为二哥是村小学校长,也是毛笔字写的最好的一个,我的任务就是在前面用两手拉春联,他们写好后,我把每副春联都要摆好晾干然后用皮筋套起来,写上别人的名字,等着她们来取。

当然这都是义务劳动,村里人都很感激。我也很自豪,能为别人做点事情总是快乐的。


除夕那天是家里人最忙碌的一天,各司其职,各干各事。擦萝卜、烧火、煮粉条、煮肉、和面、拌馅、打扫、收拾屋里、贴对联、贴年画等各种各样的活儿都必须在天黑之前搞定,我也忙的不亦乐乎。

在烧火煮肉时,我会偷偷的拿一小块肉塞进嘴里,那味道,甭提有多香了,这时候母亲就会拍拍我的手,提醒我,还没供奉不能提前吃,要不老天爷看见会捏鼻子的,吓得我再也不敢偷吃了。晚上我们围在一起捏饺子,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母亲提前准备好几个硬币,捏进饺子里,看明早谁能吃到,就证明谁将来有福气,遗憾的是,我每次都与之擦肩而过。


哥嫂专管下饺子,烧香供奉神灵等活动。这一天在中国人的眼里是要熬夜的,不能睡觉,可我最多熬到十二点就不倒自卧了,可没睡多久,外面噼噼啪啪,响个不停,反正一夜是热闹非凡,一刻也不停歇。

我睡不着也无心再睡,就把买好的新衣服取出来,穿的好好的,坐在窗前,时不时的拉开窗帘,看看天亮了没有,因为我急不可待的等着吃饺子拜年那一刻,天刚蒙蒙亮,父亲就带我们到院子里放鞭炮,点柏火,门口放桃木用以驱邪避害,迎接新年的到来。


吃完饺子,我和邻居几个小孩约好挨家挨户去磕头拜年,赚压岁钱,我们几个总是最后比比看谁赚的多,然后用赚来的压岁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钢笔,书籍,还有最爱吃的小食品,当然大部分压岁钱都得交给母亲,准备上学交学费。

大人们也相互拜年,谈天说地,联络感情。晚上我们一起聚大队院里,看戏、放鞭炮、荡秋千、听故事、奔跑着、打闹着,像匹脱缰的野马,任意驰骋


总之,新年的那一天锣鼓喧天,鞭炮声不断,笑声也能连成篇……。

我认为,儿时最享受的时候莫过于那一天了,它让我们感到格外的轻松,奔放与自由,可惜那样美好的时代只能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终将成为回忆久久不能忘记!